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鉤沉>

王之渙《登鸛雀樓》:唐代第一支放眼看世界的短歌

來源:發布者:時間:2022-04-25

□閻鳳梧

白日依山盡,黃河入海流。

欲窮千里目,更上一層樓。

首先要弄清“白日依山盡”的山是哪座山?有人說是中條山。鸛雀樓在山西省永濟市的黃河東岸,東西走向的中條山在鸛雀樓的東南,夕陽不會落到中條山南面去。有人說是華山。華山在黃河以南,鸛雀樓西南75公里處的陜西省華陰市,東西長僅15公里,南北寬僅10公里,夕陽落山的方位完全不對。又有人說是橋山。橋山在黃河以西鸛雀樓西北320公里處的陜西省黃陵縣,在鸛雀樓上根本看不到橋山。有人仍不甘心,經過地理測量,發現早上的太陽是從中條山升起的,便把“白日依山盡”的“白日”曲解為“朝日”,“白日依山盡”曲解為“明亮的太陽從中條山的盡頭升起”。網絡上的以上諸說,都是沒有確實根據的主觀臆測之詞。“白日”絕非“朝日”。曹植《箜篌引》“驚風飄白日,光景西馳流”,《贈徐幹詩》“驚風飄白日,忽然歸西山”,早就說明“白日”是即將落入西山、光線還很明亮的夕陽。

“白日依山盡,黃河入海流。”我去過鸛雀樓三次,在樓的西方越過黃河,目光所到之處并沒有一座山嶺。我認為“白日依山盡”是一種想象之詞。詩人把眼前的白日和想象中的西山聯系起來,構成一幅“白日依山盡”的壯麗圖景。太陽從山的背面緩緩下去,因為有山的陪襯,比太陽消失在地平線外更為壯觀,也更能把讀者的想象引向山的背后。《登鸛雀樓》是一首講究格律的五言絕句。“依山盡”與下句“入海流”對仗工整,句式也很美觀。盛唐詩人的共同特點是:想象特別豐富,眼界特別高遠,胸襟特別開闊。讀者閱讀盛唐時代的詩,也必須具有同樣的想象、眼界和胸襟。我們可以這樣想象:詩人站在鸛雀樓上向西眺望,湛藍的天空萬里無云,一輪泛射著銀色光輝的太陽,緊貼著遠山的背面,像時針移動一樣漸漸下沉,最后消失在山的背后。在漸漸下沉的過程中,太陽由小變大,由白變紅,與蒼翠的遠山交相輝映,山頂霞光四射。太陽下山之后,由于太陽余光的反射作用,天空、大地會在短時間內,泛射出像北極光一樣的明亮的光線,青山翠峰鑲上了金黃色的花邊。這時,詩人掉過頭來向樓下望去,只見萬里奔騰而來的滾滾黃河,在霞光的映照下翻涌著金色的巨浪,由北而南,再由西向東,浩蕩咆哮,流向東海。詩人被這種無比壯闊的景象吸引住了,他的想象隨著黃河飛向浩瀚無涯的大海。詩人在鸛雀樓上一仰一俯之間,開辟出一個從高山之巔到東海之濱的廣大空間,呈現出一幅瑰麗壯闊的圖景。在這幅圖景中,有圓日,有高山,有長河,有曠野,高、長、大、遠相結合,點、面、線相結合,畫面構圖完美。太陽是雪亮的,遠山是蒼翠的,河流是黃色的,色彩對比鮮明。“白日依山盡”的“依”字,既是貼近的意思,又能表現出日落西山的緩慢過程和依依不舍的情態;“黃河入海流”的“入”字,寫出了黃河千里流瀉、直奔大海的氣勢。天上靜謐,地面喧騰,動與靜相輔相成,使畫面增添了生氣,使讀者如身臨其境。這是只有20個字的小詩,而小詩是無法鋪陳詳敘的,只能盡量概括,但概括絕不是抽象。如何概括?詩人取其大景,遺其小景,留其要景,棄其次景。寫太陽落山,從縱的方面可貫天空;寫黃河入海,從橫的方面可通大地。抓住主要景物,從大處落筆,由主要景物派生的次要景物,就可以讓讀者運用自己的想象去補充了。讀者與詩人相互配合,才能表現出詩人立足之高,眼界之廣,胸襟之闊,山河之壯。

“欲窮千里目,更上一層樓。”這兩句是前兩句的繼續和發展。落日的余暉絢麗多彩,黃河的奔流氣勢浩蕩,那日落之處,東海之濱又是一番什么景象呢?詩人被眼前的實景和想象中的虛景充分調動起來了。激情是想象的基礎和動力。詩人不能滿足于鸛雀樓附近有限的景色,迫切地要求飽覽千里之外的大好河山,探索更遙遠、更廣闊、更壯美的自然景象。然而要達到這個目的,就必須“更上一層樓”,登上鸛雀樓的最頂層!詩人提出自己的愿望和要求后便戛然而止,千里之外到底是什么景色,詩中不再提及。然而讀者被詩人激發起來的激情和想象,卻隨著詩人登上鸛雀樓的頂端,飛馳到千里之外,似乎看到了西方的昆侖、天山和絲綢之路上的商賈駝隊,看到東方大海的滔天波濤和蓬萊仙島,看到了想要看到的一切!果真是云山玄海盡寓詩中,五光十色掩于紙面,無限豐富的壯美景象盡在不言之中。讀完全詩,掩卷沉思,我們仿佛在寥廓大地和無垠宇宙的背景上,在宏偉高峻的鸛雀樓上,看到了一位精力充沛、神情爽朗、胸懷寬大、健步攀登的詩人形象。他不像陳子昂那樣登高望遠,興古今悠悠之念而愴然涕下,也不像李商隱那樣馳車古垣,望夕陽而有歲月遲暮之嘆。他站得高,看得遠,樂觀豪邁,積極向上,為追求新目標,發現新世界,開拓新境界而不懈地攀登高峰。王之渙不愧是第一位體現盛唐氣象,放眼看世界的杰出詩人!

最后順便看看另外兩首《登鸛雀樓》,一首是暢當寫的:“迥臨飛鳥上,高出世塵間。天勢圍平野,河流入斷山。”頭兩句稍有夸張,后兩句純屬實景。鸛雀樓周圍確實是黃河兩岸的平坦田野,南北流向的黃河確實是在風陵渡中條山的盡頭折向東流。一首是李益寫的:“鸛雀樓西百尺檣,汀洲云樹共茫茫。漢家簫鼓空流水,魏國山河半夕陽。事去千年猶恨速,愁來一日即為長。風煙并起思歸望,遠目非春亦自傷。”流水、夕陽黯淡寂寥,詩人情懷凄涼傷感,大唐無可挽回地衰落了。

  (本文摘選自《漫卷大唐詩》,閻鳳梧著,三晉出版社出版)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午夜福利视频,4399在线观看免费观看韩国,大又大粗又爽又黄少妇毛片